精彩视频

王建斌:屡遭黑天鹅冲击,欧洲人心思稳2017-5-16 16:09:29

      王建斌:屡遭黑天鹅冲击,欧洲人心思稳
  2017年初,全球媒体就开始关注欧洲在这一年里将迎来两场“大考”。第一场“大考”当极右翼勒庞杀入第二轮时,不少人对法国这个欧洲大国未来由极右翼掌权的担心还是存在的。当5月7日人们屏息凝神等来马克龙的胜利后,悬着的心才算放下。但是,德国大选作为第二场“大考”也已经提前到来。在7日石荷州议会选举中,名不见经传的基民盟候选人丹尼尔·君特率领基民盟赢得32%的选票,执政的社民党仅获得26.9%的选民青睐,社民党州长阿尔比希直接落选去职。这一结果令很多人颇感意外,而社民党则急需北威州的胜利。一方面作为社民党联邦副主席的卡拉夫特自2010年作为州长,执掌经济大州北威州7年,多年来被奉为“州母”;另一方面,如果社民党在北威州胜选,还能为日后的选举增添动力,如果失败则基本丧失了9月赢得大选的可能性。

  虽然之前在德国萨尔州的选举中,社民党的“舒尔茨效应”没能击败默克尔领导的基民盟,但前者认为萨尔州有着特殊性,不具有代表意义。因此,5月7日和14日在石荷州和北威州的州议会选举被赋予的意义则截然不同。这两州被视为德国9月联邦大选的风向标,尤其是北威州拥有1300万选民,是德国选民总数的五分之一。北威州的选举结果直接关系着德国社民党及其党首舒尔茨的政治命运,然而舒尔茨迎来的却是两个“乌龙球”。


  可尽管北威州是社民党的根据地,被称为社民党的心脏“房室”,而且之前民调显示社民党与基民盟在北威州不分伯仲,然而14日晚的计票结果又一次令人大跌眼镜:基民盟以34%的选票赢得大选,社民党仅获得31%的选票,成为历史上最差的一次结果。

 年初德国社民党原主席加布里尔让位舒尔茨而引发的“舒尔茨效应”已烟消云散。为什么会产生这样一个有些出人意料的结果?

 新面孔固然可以带来新激情,但激情还需要执政理念和业绩的支撑。尤其是目前欧洲民粹思潮再起,向“右”倾斜的人逐渐增多,作为欧洲目前最大的“支柱”,德国人最希望看到明晰的政策纲领。但舒尔茨自1月底宣布接替加布里尔就任党主席并参与联邦总理竞选,已经三月有余,至今仍没有宣布竞选纲领。舒尔茨想打“模糊牌”,因为社民党与基民盟在执政理念上差距并不大,但已经被“黑天鹅”黑怕了的德国人(欧洲人也如此),更希望选择确定性。

  其次,通过民意调查可以发现,在欧美其他国家民众对现状不满的背景下,德国民众更多对现状比较满意,因为50%的被访者认为德国社会总体公正,74%的人认为自己的经济状况在今后12个月中不会发生负面变化。在选民喜爱程度上默克尔更是回到60%,这是默克尔2015年9月来一路走低后,重新回暖后的最高值。
  最后,随着难民问题热度的下降、默克尔在难民政策上的回调,都给默克尔带来“在位者加分”。难民问题作为当初开启欧洲一部分人排斥全球化、排斥移民情绪的主要因素之一,如今已经弱化了不少,但对恐怖分子渗透的担心依然存在。
  在经过2016年英国“脱欧”、特朗普当选等“黑天鹅”频出之后,欧洲成为人们最担心发生深刻变化的地区之一,民粹主义、保守主义及反全球化的升高让欧洲政治光谱整体向右偏移,但两场“大考”表明,面对世界政治、经济动荡,更多选民们求稳的心理再次影响其选举行为取向。德国与法国未来将在动荡的年代带领欧洲平稳前行。(作者是北京外国语大学德语系主任、中德人文交流机制研究中心负责人,教授)